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CWT27新刊試閱] 新年03

 

  好軟。

  李啓嘉發出感嘆,揉捏了一會兒,心裡暗道:瞧瞧小羔羊,都趴好了把屁股翹起來,小羔羊還挺可愛的嘛~~

  手指來到兩瓣嫩臀間,李啓嘉很輕易地扣關成功。

  小羔羊沒有半點掙扎,當李啓嘉將中指輕輕探入穴口時,小羔羊甚至逸出了一聲意味不明的呻吟。

  溫水順著李啓嘉的動作流入小羔羊的後庭裡,李啓嘉一邊擴張一邊幫小羔羊清洗。

  未經人事的甬道異常緊緻,李啓嘉抽動了一會兒,小心翼翼地將食指也放入。

  可能兩根手指的粗大讓小羔羊不舒服了,眉頭微微擰起。

  李啓嘉稍稍暫停,等了五秒看小羔羊沒有再大的動靜他便又再繼續。

  埋入的手指可以感受到小羔羊內部的熾熱,柔軟的腸壁卻又極富吸力,緊緊裹著李啓嘉的手指,恍似要把手指給吞嚥般,腸壁及穴口也不斷地自行綻放又收縮。

  就像朵嬌羞的花朵即將盛大的開展,小羔羊的嘴裡甚至配合地發出了嗯嗯呀呀的天籟,花蕊在美妙的吟哦下伸展開來。

  滑柔的內部更加放鬆與溼滑,李啓嘉的手指曲起不斷地給予內壁按摩撫摸,一圈畫過一圈,沒有一丁點遺漏掉,寬大的浴室裡不停地響著淫靡的聲音。

  李啓嘉粗喘壓抑的呼吸聲,小羔羊輕聲的破碎吟叫,還有最令人臉紅心血的水波聲,李啓嘉手部的動作引動浴缸裡的溫水,那晃動的漣漪一層接著一層拍打在缸壁,像海潮推起堆疊。

  當探索到小羔羊內部最敏感的一點,像條彈跳的魚,小羔羊大大地睜開了眼望向了李啓嘉,而白嫩的身體弓了起來,一瞬間的緊繃後又彈落到水底。

  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李啓嘉覺得自己眼都紅了,快像頭興奮的公牛要衝出。

  小羔羊迷惑地看向李啓嘉,仍介於迷糊狀態,但小羔羊似乎認定了李啓嘉是他的哥哥一般,他的眼又緩緩的閉上,安心地把身子交給了他的哥哥。

  李啓嘉稍稍有點罪惡感,但那罪惡感就像一隻螞蟻大,很快就被他捏死了。

  他的兩隻手都環了上去,一手剝開小羔羊的臀瓣,一手依舊用他的手指再開拓他待會兒要進入的領域。

  不斷地攻擊那個脆弱的點,小羔羊喘息聲更重了,李啓嘉可以明顯察覺到小羔羊身體誠實的變化。

  身體細細的顫抖,穴口更加的柔軟,甚至小羔羊的下身也挺立了起來,李啓嘉動作輕慢地坐起,把小羔半的雙腿大大的支開,讓二條細嫩又白綿的腿夾在李啓嘉的腰上。

  然後,他緩慢地將自己堅硬的分身抵上那處嬌嫩,對準了穴口,一吋一吋地將硬挺頂入那花徑裡。
  

  ■□
  

  小羔羊這下醒了九成。

  他覺得全身上下都很溫暖很舒服,就像泡在熱水裡一樣,當他再度睜開眼,發現事實上他真的在水裡有點小震驚。

  但十分的舒適下卻有八分的不舒服。

  他的身體不知怎麼似乎有人在推著他,一直由下往上的晃動著,雖然不快不慢但也搖得他頭暈,而且最難受的一點是,他用來便便的地方非常奇怪,好像有什麼東西硬硬的在那裡磨來磨去,一下子探進來一下子又抽出去。

  他感到痛但疼痛裡又有另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熱熱的,有點難耐,可又想要更多,想要那硬硬的東西再進來,可那進來的力道衝擊卻又令他承受不住,想要那東西再退出去,然而一退出去內部卻又空虛地叫囂著想要。

  好奇怪……

  那東西的尺寸彷彿頗大,因為他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腸子被緊緊地撐開,而且每當那東西進來時肚子都鼓漲了。

  接著他聽到了陌生的聲音,除了自己嘴巴發出的怪異聲音,還有另一個人的呻吟,不大聲,也不多,若有若無,只是呼吸較沉重。

  最後一分的清醒讓小羔羊了解了目前的情況。

  「這、這是怎麼回事!?……呀…你…你是誰?……你在做什麼!?放、啊唔、放開我!」小羔羊手足無措,一張臉倒是漲得緋紅。

  李啓嘉對他微微一笑,動作再放慢下來道:「你醒啦!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Kevin,你叫什麼名字?」

  有人在這種情況問人姓名的嗎?

  小羔羊再笨也覺得不合理,而且Kevin這英文名一聽就是胡謅騙人的。

  還有,目前這種情形他該怎麼反應?老實說,他真的傻掉了,分明記得自己因為心情太差所以就跟網路認識的朋友去喝酒,怎麼現在卻在這裡?

  對方是誰?為什麼要光著身子對他做這種事?這種事是所謂的『做愛』嗎?

  啊啊啊~~小羔羊無比驚駭,瞪大了眼下巴差點闔不起來。

  他想看清楚眼前的人的長相,才想起他沒有戴上眼鏡,他近視八百多度,只要眼鏡拿下來,一公分以外的人、事、物都只剩下模糊的輪廓了。

  「我、我的眼鏡?」

  「眼鏡?呀,你近視啊,我沒看到,不好意思。」怪不得對方總是眼神迷濛誘人,而且那時倉皇離開,小羔羊的東西都沒有拿,連衣服都丟在那裡了。

  李啓嘉忽地加大了動作幅度這讓小羔羊又失神並發出一連串的吟哦。

  「你叫什麼名字呀?」李啓嘉又再度輕聲細語的問,看小羔羊也沒多大的反彈那他就再做下去啦,而且挺想叫著小羔羊的名字做。

  「…ㄑㄧ…ˊ……嗯啊…」小羔羊潰不成軍,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呼…『齊』什麼?」李啓嘉問,他爽得頻頻吸氣。

  「…和…嗯唔…你、你慢點…痛…」

  「齊和是嗎?」李啓嘉再一個深深頂入,「齊和,這樣舒服嗎?」

  是啓和啦,笨蛋!小羔羊啓和也不想糾正對方叫錯名,反正這就是所謂的『一夜情』吧!他只要放緃就好,不需要管那麼多。

  本來他晚上就是想出去散心的,做點出格的事他不在乎。是的,他不在乎,啓和咬了咬牙,管對方是男是女的,他有點自暴自棄地想讓自己墮落,就在今晚,就在現在。

  「…嗯…再大力點……」啓和抱緊了Kevin,李啓嘉受到了鼓勵,他微笑低頭,含住啓和的脣給予濃烈的親吻。

  啓和努力地學著Kevin的動作,顫悠悠的與對方的舌頭碰觸纏繞。

  浴室裡的動靜跟音響更大聲了。

  李啓嘉在浴缸裡要了對方一次,啓和這時已癱軟地需要李啓嘉的攙扶才能離開浴室。

  戰場轉移到king size的大床上,啓和也不再像方才那麼羞澀,他大方地配合Kevin的動作,他說一個口令他便一個動作。

  「來,齊和,腿再張開點。」李啓嘉此時埋在啓和的雙腿間,來而不往非禮也,他正努力地施展他的口舌技術,讓啓和的小小分身也感到射出的快感。

  當然,延長高潮時間的來臨可更加需要技巧了。

  李啓嘉自信一笑,他要讓小羔羊好好體會人生的極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