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試閱)獵魅03

 

 

    「醒啦?那就起來吧。」覃三依舊用著他那特殊的冰涼嗓音道。

    他沒有漏看到Elroy眼角的水光,也沒有漏看自從Elroy睡醒後的各種神情,從驚愕惶然,到憂傷難受,到最後的激忿填膺。

    表情百變的趣味貓兒,覃三笑,但同時也覺得此情形不妥。

    他覃三是個只對強者才有執著的人,自己的人生志向就是變強,對於弱者,他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甚至可以說是不屑一顧。

    可如今,他把自己的關注分一點到Elroy身上了。

    有時會被Elroy氣到發怒,有時又會覺得對方帶了點可愛,分明才相處了幾天而已。

    該不會是當保姆的後遺症吧?而且自己還用最私密的地方餵過對方……

    覃三打了一個哆嗦,制止自己再胡思亂想。

    「你、你沒走?」Elroy拍著胸口壓驚,一點聲音也沒有就把頭探進來,Elroy差點兒被覃三嚇死。

    「我在外面站很久了。」替兩人打開車門,覃三拉了剛清醒的小兔一把,他正用小手揉著惺忪的眼。

    「我們到了嗎?」Elroy放眼望去,除了稻田跟幾條蜿蜒的路外並沒有建築物。

    「不,車子沒油,改用走的。」

    「喔。」Elroy手牽著小兔乖乖地跟在覃三後頭走著。

    男人結實的肩背好寬厚,屹立在面前就像座碉堡,堅固而強大,Elroy迷戀地望著,他知道趴在那上頭會有多麼地安心,如果男人的肩背可以一直為他擋著外頭的風風雨雨就好了。

    Elroy想著不可能實現的希望,只盼這條路能再長一點。

    此刻的他竟不是想著早點逃離伯爵的魔爪,而是渴望這段旅程相處的時間能再增加。

    「主人?」聰慧敏感的小兔察覺到了Elroy的心思,他擔憂地瞅著Elroy

    「沒事,小兔累不累?要不要我背你?」Elroy輕輕搖了搖頭,把妄念丟開。

    「小兔不累。」小兔逞強地回道,雖然他討厭覃三吸引了主人的心思,但,現實是他們需要覃三的保護。

    路上半個小時過去也見不到一輛車開過,所以當一輛黑色的車子從遠方急速地靠近時,走在前方的覃三停下了腳步,Elroy跟小兔膽顫心驚,暗想莫不是敵人吧?

    車子漸漸地接近,非但沒有減速,駕駛者反倒踩緊了油門直直地撞了過來,覃三咆哮著:「柳十四,你瘋啦!」

    Elroy跟小兔則是嚇得動彈不得,這瞬間太快,他們不知往哪邊跑才躲得掉,正想說要被撞了的時候,兩人早已被覃三扔到一百公尺外的稻田裡。

    而覃三則是帥氣地擋下了前進的車子,彷彿接住一顆抛過來的籃球那樣簡單輕鬆,輪胎空轉的車子發出震耳欲聾的轟轟聲,柏油路上磨出了黑痕散發燒焦的氣味。

    「呵呵 只是測試一下嘛 畢竟有半年沒見,想看看你是不是身手退步了?不然怎會請求支援。」駕駛者柳十四打開車窗呵呵地笑著回應,一張中性的柔美臉孔白得像塗了一層很厚的粉,再加上奇怪的笑容而顯得萬分詭異,令人覺得美麗卻又覺得恐怖。

    「不是我的問題,是那兩隻小鬼要的支援。」覃三比了比一百公尺外的泥人。

    Elroy跟小兔委曲得好想哭,既然覃三擋得住車子幹嘛還把他們丟到泥田裡,欺侮他們弱也不是這樣的呀!

    「唷,原來你改行當起保姆啦 」柳十四呵呵笑了起來。

    「……」覃三擰了擰眉,不打算回應,只是用著更寒冷的眼神直視柳十四。

    「嘖,看你們滿身血滿身泥,還好不是我自己的車,不然就拒絕你們乘載。」不在乎覃三眼裡的不友善,柳十四探出頭來,誇張地揮著手叫道:「上車吧!二位小弟弟。」

   

 

    D巿的高樓建築林立,覃三一行人開進了一家百貨公司的地下停車場。

    沿路上看來這是一家再普通不過的百貨,有著正常的顧客跟正常的店員,但Elroy瞭解這只是表面。

    他可以察覺這棟大樓有著不一樣的氣息,裡頭的人都不算簡單。

    也許隨便一個就可以把他打趴吧!

    每個店員都像覃三那樣深藏不露,無法一眼就看得透澈,他們的眼神訴說著他們是同一群人,而Elroy跟小兔則是異類。

    搭上電梯,Elroy跟小兔自動自發地閉上嘴,覃三按下樓層鍵後便一言不發地背靠玻璃鏡面,柳十四則是用著詭譎的目光不斷打量著Elroy跟小兔,看得兩人心底都毛了起來。

    雖然柳十四面帶微笑地對著他們,但Elroy根本無法感受到對方笑意裡的溫暖,反倒覺得好冷,自己像隻在砧板待解剖的青蛙,而柳十四的目光就如把冷冽的刀刃在Elroy身上不斷來回切割著。

    不止劃開了他的皮膚,甚至打開了他的胸腔跟腹腔,彷彿要把內臟都給掏了出來。

    好可怕……這個人可能比伯爵還……

    「柳十四。」

    覃三出聲,冰涼的語調將Elroy拉出了恐懼,Elroy抹了把額上冷汗,他驚覺自己腿都嚇軟了。

    「哎哎,真不好意思,嚇到你的小朋友們啦 」柳十四收斂了表情,正經地從口袋裡拿出二張名片遞給Elroy跟小兔。

 

    『欣欣生命事業有限公司』

 

    「這店是我們家族事業,如果你們有需要可以找我唷,絕對可以滿足你們任何特別的需求。」末了,柳十四露出了一個令人寒毛直立的笑容,還壓低了身子在Elroy的耳朵邊道:「你的臉型很漂亮,皮膚又很好,如果要化妝的話記得指名找我,我保證給你一張最完美的臉。」

    『叮』一聲,電梯門開了,柳十四戀戀不捨地將Elroy臉頰上的泥土摳下後才離去。

    「別理那個怪人。」覃三換了一個站的位置,等著電梯升到最頂層。

    Elroy跟小兔終於意識到要對未來緊張的問題,對『緋』來說,Elroy跟小兔兩人是異類,不知道會怎麼決定他們的去處?

    會是一大堆陌生人圍著他們,用著不和善的眼光審視他們嗎?還是……

    當踏入頂樓時,Elroy跟小兔還無法反應過來,原以為會像電影演的那樣,會有一大堆忙碌的人穿梭在一堆高科技儀器之間,結果只是一間寬敞無人的大房間。

    一踏入便是大廳,左右各有個臥室,雪白的地毯,名貴的牛皮沙發,墨黑色的玻璃茶几酒櫃,佈置得奢華無比,落差太大,Elroy跟小兔不由得張大嘴不敢相信。

    「你們兩個先去洗澡。」覃三把兩人趕進浴室後自己就離開房間,留下Elroy跟小兔面面相覷。

    「主人…都沒人了耶…」小兔叫了一聲,提醒Elroy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

    「我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就先好好洗個澡吧!」Elroy早就受不了滿身的臭泥土,乾掉之後都黏在身上,很難受。

    迅速地脫掉衣服,Elroy放滿了一缸熱水,天呀!他真的好久沒好好泡個澡了。

    把兩人洗刷乾淨,Elroy跟小兔邊泡水邊玩樂,弄得滿地泡沫整間浴室都香噴噴的。

    精神一放輕鬆,膽子就大了起來。

    「哈哈哈…」小兔朝Elroy潑水,Elroy躲開後拿起蓮蓬頭反擊。

    「小兔別跑,我一定要潑到你。」Elroy調大水量,整間浴室像下起小雨。

    「哇哇 」小兔躲呀躲,衝出浴室去了。

    Elroy不落人後,也跟著跑了出去,追到房間才看到小兔把豪華大床當成彈簧墊玩了起來,Elroy也跳了上去,太久了,太久沒有這樣放開心胸好好胡鬧地玩著。

    「呵呵 哈哈

    Elroy打著滾,邊跳邊發出歡愉的笑聲,在這棟安全的大樓裡,這一刻他忘却了所有的煩惱,不用再擔心下一刻又要往哪裡亡命躲藏,不用再有一頓沒一餐,整日像隻髒髒灰灰的小耗子東逃西竄。

    於是乎,他們兩人忘形到這裡是別人的地盤,衣服也沒穿就到處追逐玩鬧,頭髮身體也都沒擦乾,每跑一步每跳一下就灑得滿地水漬。

    「你們在做什麼?」覃三的聲音冷得可以把彈到半空中的兩人凍成冰棒,可知他的心情多不好。

    「沒、沒做什麼……」底氣不足的Elroy趕緊捉了小兔從床上下來,兩人乖乖地站好讓覃三檢查,「你看,我們都洗好了……」

    覃三瞇起了眼,審視的目光打在二條赤裸白皙的身體上,嗯,小兔有洗乾淨,很好,只不過黑靈靈的眼珠子亂轉,古靈精怪的,一看就不惹覃三喜歡,他討厭弱小卻又太過聰明的小孩,這種小孩很容易折騰人呀。

    「小兔,你到樓下挑些衣服穿,餓了的話到地下一樓生鮮部跟美食街找吃的,快去。」

    「喔,好…」小兔答完,覃三就脫下他的外衣丟到小兔頭上,聰明的小兔馬上套上這個大尺寸的衣服到樓下去了。

    至於大的這隻嘛

    覃三瞪著Elroy,他沒忘記剛剛看到對方的笑靨時,自己的心,跳得快了。

    那是興奮的前兆。

    該死的!他一定要察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在意Elroy這麼多。

    明明盯著小兔就沒感覺,可是換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