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試閱)獵魅01

 

    茂密的蓊鬱森林中,樹枝撐起來的碩大傘蓋幾乎要將陽光隔絕得一乾二淨。

    這讓眼前的景象有些昏暗不明。

    覃三不斷往前走著,偏離了原有的登山步道,從未有人跡駐足的地上雜草跟亂根也漸漸多了起來。

    拜陽光被大樹們遮蓋所賜,得不到陽光的雜草雖多但還不到妨礙行走的地步。

    『奇怪,明明就有看到,怎麼一晃眼就不見了?』覃三在心底納悶,剛剛一閃而過的人影怎麼消失得如此快速?看來自己的追踪技術要好好再改進一下。

    忽地,一道突兀的聲音告知了覃三要走去的目的地。

    覃三露出了一抹微笑,雙腳輕輕一蹬竟竄上了六、七十尺高的樹枝上,再蹤躍了幾下,覃三總算移到一顆看得最清楚的樹上,隱身在葉叢裡,這移動的過程中居然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一片葉子也沒有掉落,如果讓常人看到了一定會以為覃三非人,是隻飄盪的鬼。

    樹下,是幕活色生香的春宮秀。

    一個黑髮半禿的中年男子將另一名金髮碧眼的青年壓在樹幹上,男子的雙手不斷扯著青年的衣服,嘴巴更是忙著親吻懷裡的年輕肉體。

    「…你…你別這麼急嘛 」說著中文的青年發出欲拒還迎的聲音,有點清脆,又帶了點情動時的沙啞,儘管不特別,但卻異常好聽,像清甜回甘的茶。

    「怎能不急,我還以為在山裡見到妖精了,沒想到還真的是隻騷勁十足的狐狸精吶 」男子本來是跟團上山來運動的,半路看到了美貌青年,還以為眼花,卻是活生生的人,當下就脫隊跟了青年進入山裡,打算跟青年共赴雲雨一番。

    「別、別這麼粗魯,我就身上這一套衣服,破了就沒了。」衣領被撕開了一道口子,青年怒瞠男子,嗔怒的表情嫵媚萬分,果見男子更是色心大動地撲了上來,褲子也沒脫就掏出陽物想要從青年身下塞去。

    「寶貝乖點,等我洩出來就帶你去巿區買衣服。」男子一邊說著一邊解開青年的褲頭,褲子的束縛一解除,青年白晳的雙腿馬上被大大分開地架了起來。

    「真的嗎?你沒騙我?」帶了點羞赧,青年紅著臉問道,問完連忙將臉埋在男子的脖頸上。

    「當然,我不會騙你的。寶貝,你叫什麼名字呀?」男子心裡滿意地哈哈大笑,果然懷裡的狐狸精是看上了自己身後的財富,怪不得會等在半山路上,誰叫他公司生意太好錢賺得多。

    「呵呵呵,我叫Elroy,那這樣的話,我就不客氣囉 」青年的聲音瞬間冷了下來,雙脣一合咬了上去。

    「唷,寶貝,怎麼咬人啦 」男子開心青年的主動,正想著待會兒要好好整治一下狐狸精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就連嘴巴也發不出聲音,眼前也漸漸地昏暗。

    「嘖!這樣就暈了,我又沒吸多少,喀,呸呸呸 」青年放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子,感覺彷彿吃了不健康的食品般吐著舌頭,想嘔又嘔不出來。

    「小兔,小兔,我好了。」青年撿起了衣服,草叢後跑出了一個可愛的黑髮男孩,大概十來歲,眼睛水靈靈的。

    「主人,要扒掉這個人的衣服嗎?」名喚小兔的男孩惡狠狠地盯著倒在地上的男子。

    「呃,不用了,他穿的衣服好土,反正我也不太怕冷,再勉強穿一下囉 」青年穿上裂開的衣服,嘆了一口氣,早知道就再忍一下,挑個穿著體面好看的人下手,可是最近他真的太餓了,只好先隨便勾一個充饑。

    「主人,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這個山頭也待得夠久了……」雖然內心很想回到人多的地方,覓食方便,但相對的危機也很大,「唉……還是再換一個山頭待吧!」因為他一點也不想被抓回去。

    小兔高興地跳了起來,二人便丟下男子往深山裡走去。

    走不到二步,『咻』的一聲,不知什麼東西飛了過來,青年察覺到自己被捆綁成一條毛毛蟲的同時,他已經倒在地上動彈不得了。

    「怎、怎麼回事呀!?小兔,你沒事吧?」

    「主人!」男孩淚眼婆娑,比自己更擔心青年的安危。

    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在兩人頭頂上方響起。

    Elroy先生,你以現行犯的身份被我逮捕了。」覃三笑著道,跟他冷酷的聲音不同,覃三的笑容看了讓人感覺十分溫暖,所以這樣的反差讓Elroy完全無法反應過來現在的情況。

    「啊!?什麼?」

    「你││殺人未遂。」

    「啥?」Elroy的臉整個綠了。

 

   

    「喂,你到底是誰?你是……來抓我回去的嗎?」Elroy在地上扭著,怒氣四溢,「你回去告訴他,我死也不會再回去當寵物!」他好不容易才逃到這個陌生的國度,以為離得夠遠了,沒想到還是逃不了嗎?

    「回去?寵物?」覃三聽不是很懂,不過他肯定Elroy先生誤會了。

    Elroy先生,請恕我自介一番,我不叫喂,我叫覃煬,隸屬國家政府的內政組織『緋』,專門處理世上一些非科學案件,編號三,所以你也可以叫我覃三。」

    Elroy聽了之後不再掙扎,放鬆下來的腦袋只有一個念頭:還好不是那個人派來捉他的。

    「那…你捉我做什麼?小兔跟我完全沒關係,你就先放他走吧!」

    覃三的目光在Elroy和小兔的身上來回轉著,然後驚訝地說道:「你們還真是有趣的東西方組合,Elroy先生,你是Vampire對嗎?一般人俗稱的吸血鬼?」

   「嗯。」Elroy點點頭,對面這個人很強,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但還是希望能爭取一線生機,「小兔不是,他只是隻笨手笨腳的兔精,從沒傷害過人,你放過他吧!」

    「主人……」小兔滿臉鼻涕眼淚,他才不想跟主人分離。

    「奇怪,你不是日行者嗎?怎麼會這麼弱?」覃三疑惑地問出來,當日前他接到這個case時,他認為對手應該很強,因為受害者多達三十二人,有的至今昏迷不醒,有的呈現半瘋狀態,甚至有十四個人死亡,原以為要費上一番功夫或惡鬥才能捕獲兇手,沒想到只發射了二條捆綁繩就解決了。

    「我不是,初擁過程不完全,所以就一半一半囉!」身為一半人類的他當然不畏懼陽光,同樣地,他也沒得到任何強大的能力,有時候還會餓到昏倒,頗丟臉,Elroy解釋完仍不忘了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求情:「那你可以把小兔放了嗎?」

    覃三苦惱地搖頭,他真搞不懂這個吸血鬼,明明殘忍地傷害人類卻又對兔精的同伴富有感情。吸血鬼不是冷血殘酷的嗎?現在看來以前受訓時所研讀的資料並不完全正確。

   「不行,按照規定,我得把你們都交給政府審判,所以要麻煩你們委曲一下了。」

   「啊!你、你做什麼!?Elroy突然覺得天旋地轉,原來自己被覃三扛在肩膀上,小兔也是。一邊扛一個,這個身形偉岸的男人力量還真是大,一點都不費力。

    移動的速度很快,扛著二個人的覃三步伐輕鬆地走出山林,負責接應的同伴們已經將車子開來。

   

    四周很安靜,安靜到很不尋常的程度。

    車子引擎還在運轉,但毫無人聲。

    覃三上前查探,司機倒臥在血泊中,危機感陡然升起,因為肩上有二坨累贅,他只得旋身躍開避掉攻擊。

    『磅』一聲,車門凹了進去。

    「喔。」覃三讚嘆一聲,來者是個高手,速度很快,力量很強,而且不是人。

    「你也是Vampire?」覃三一邊閃躲對方的攻擊一邊發出詢問,若能用語言溝通當然是最好的方法,否則動刀動槍免不了見血,受傷是會疼的。

    沒有回應,對手蒼白的臉上有著無神的雙眼。

    看樣子,只是普通的喪屍傀儡。

    身後又躍出了二隻穿著打扮一模一樣的喪屍,這時耳邊響著Elroy著急的聲音。

   「覃三快逃,他們很強!」這幾個是那個人派出來抓他的,Elroy不會認錯。

    「唔…」撫著下巴,覃三顯然不打算逃,面對越來越小的包圍圈,覃三猛地把肩上二人拋飛出去,空中響著二聲尖叫。

    喪屍目標顯然不在覃三,在目標離去的那一刻便回身不再戀戰,只企圖要追上掉落在遠方的Elroy

    「嘿,我這麼沒有魅力嗎?」覃三的聲音更加令人發寒,抽出懷裡的銀刃快速地追了上去。

   

    覃三的力氣果然很大,Elroy全身痛死了,他約略估了一下,自己跟小兔起碼被丟了三百公尺遠,上帝呀 覃三是大力金剛嗎?不摔死也要被嚇死了。

    雖然很痛,但他知道不能再躺下去了,身體扭了一下,沒想到綑綁住的繩子居然鬆開,他連忙站起來去扶小兔,小兔還昏眩著。

    「主人,你沒事吧?我們快點逃吧!」

    「嗯。」Elroy也沒去細想覃三的舉動用意何在,只想快點逃命,二人半扶半跑地儘量往樹叢茂密去躲去。

    跑了片刻,Elroy停了下來,因為覃三突地從天而降擋在他們的面前。

    覃三的笑容依舊溫暖,前提是忽略掉他手裡握著的染血短刃,那刀尖正滴著血。

    「好了,Elroy先生,我們該回去了。」冷冷的聲音讓Elroy跟小兔打了一個寒顫。

 

 

    車子平穩地行駛著,Elroy不時眼角偷瞄駕駛座上的男人,那個位置上剛還趴著他死掉的同伴,但,覃三卻像對待垃圾一樣把死掉的同伴拉下來丟到地上便不再管他。

    可能察覺Elroy心中所想,覃三默默地道:「生無可喜,死無可悲。我的同伴回歸大自然,這是件好事。」

    什麼好事呀!真是莫名其妙的傢伙,Elroy心中有股莫名的怒氣,他不喜歡這名強制他行動的男子,這會讓他有糟糕的回憶。

    不過,他真的有點好奇方才的事。

    「…剛剛那三個傢伙呢?你甩開他們了?」Elroy緊張地問,他很怕他們又追過來。

    「不,他們死了。」覃三嘴角微揚,今天打了一場不錯的架,這令他心情愉快了點,如果對手再強一點就更好了,「頭跟身體分離後就不會動了。」這是他試了幾次下來的結論,當他的銀刃穿過那三個喪屍的身體時仍無法有效阻止對方行動,所以只好粗暴一點。

    「啥!?嘎!」Elroy驚訝地張大了嘴,但很快識相地閉緊嘴巴,他可不想頭跟身體分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