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惹火08

 
    楚凌覺得席家人真不是普通的好看,妹妹玉琳很漂亮,就連哥哥席振豪也是位美男子。
 
    用美這個字來形容男生很怪,可是楚凌一點也不覺得突兀。
 
    儘管身形高大,但,席振豪的身材是屬於高挑修長型的,配上英俊又不失精緻的五官,陽光般的外型溫潤儒雅的秉性,在夜晚的柔和燈光下照來,周身更流露出一股沈靜斯文的氣息。
 
    平時的席振豪給人的迫力太強,冷酷得使人難以接近,而今認識了之後,楚凌才知原來席振豪有這麼多不同的面相,就像普通人一般有眾多的表情與情緒,這一切打破了楚凌長久以來刻板印象下的表象,反而顯得令人親近。
 
    其實學長是個很溫和的人,楚凌下了一個結論。
 
    很少做家事的結果,就算再精明能幹的人也會顯得笨拙。
 
    看席振豪扯著一邊的床單拉直,另一邊就會跟著歪掉,對於不能達到完美置中的放置,席振豪微微皺起眉頭,這細微的神色沒逃過楚凌的眼睛,反倒讓楚凌笑了起來。
 
    「頭一次看見你這麼笑,你應該常這樣的。」席振豪突然說道。
 
    「唔?什麼?」楚凌走過去幫忙,本來想自己處理的未料還是麻煩了學長,「我很常笑啊!我應該不是個肅穆的人。」楚凌有點摸不著頭緒地回道。
 
    「嗯,因為平時都覺得你笑得很僵硬。」
 
    「呃……」那是因為面對十全十美如天神的學長你呀!還能笑得出來就不錯了,所以笑得呆板不是楚凌他自己的問題。
 
    「還說我,學長你、呃,振豪你自己也不常笑……」
 
    「這倒也是,看來我平時太嚴肅了。」席振豪摸了摸自己的臉,狀似反省思考中,「你看,我這樣有沒有好點?」
 
    這一瞧,楚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席振豪臉上掛了個勉強擠出來的淺笑,弄得皮笑肉不笑的,帥氣的臉蛋扣了五十分。
 
    「太做作了,自然就好。」
 
    「嗯,好吧,不強求。」席振豪繼續低頭鋪床單,兩人忽然甚有默契地靜了下來。
 
    面對面的姿式讓楚凌微微一抬眼就可以看清楚席振豪的臉,不知為何他的目光恰好都集中在席振豪的身上,心跳漸漸快了起來,跟對方獨處真使人緊張。
 
    許久,兩個大男孩總算與床單奮戰完畢。
 
    「那晚安囉。」
 
    「嗯,晚安。」
 
    這一晚,會認床的楚凌反倒睡得很熟,因為一直聞到一股淡淡而舒服的味道,讓人十分安心且放鬆,好像學長身上的味道喔,一定是學長幫我鋪床單的關係。
 
    真的很好聞。
 
    楚凌不自覺地含著微笑慢慢進入甜美夢鄉。
 
   
           
 
   
    玉琳的小感冒好了。
 
    楚凌跟玉琳又整天膩在一起,生活恢復了往常的步調,放學時間兩人一同讀書、聊天、約會,有時周末則會相約至巿區逛街、看電影或是唱歌。
 
    當然為了安全起見,楚凌不敢太晚送玉琳回家。
 
    這麼一來,與席振豪的獨處機會降至零,平日遇到也就沒那麼緊張。
 
    這日下午社團活動結束,楚凌獨自留下來練習投籃,他一直想當個神射手,如果隨手一投就進那該有多好,帥氣呀!
 
    自然,目標還是放在長高上,他對團體競賽沒那麼大的興趣,學校比賽什麼的也就沒那麼投入,不然把時間花在這上面就不能與玉琳約會了。
 
    站在三分線外,楚凌聚精會神地瞄準,正想投出去那一刻,另一顆更快速的籃球呈現美妙的拋物線狀『咻』一聲射入籃框中。
 
    轉頭看向來人,楚凌叫道:「咦!振豪,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好像很久沒運動了,不介意一起玩吧?」
 
    「好,要比賽嗎?」楚凌調笑道。
 
    「贏的可以怎樣?」席振豪反問。
 
    「輸的請客?」
 
    「請客什麼的太小氣了,不然就贏的人可以要求對方做一件事,如何?」
 
    「沒問題。」楚凌運球,手一抬、球一扔道了聲:「開始!」
 
    席振豪失了先機,眼爭爭看著球進框。
 
    「嘿嘿,三分,承讓承讓。」奔跑中楚凌嘴巴也不閒著。
 
    席振豪搶下球來不遑多讓地也投了顆三分球,兩人便開始互別苗頭,七分、十二分、二十二分……不斷地開始累加起來。
 
    席振豪勝在身高,但楚凌也有靈活的優勢,儘管他矮上許多可是他彈力很好相當敏捷,常從不可思議的角度下把席振豪手中的球搶走,十分鐘過後,兩人的比數居然相同,而場邊更是聚集了一大群人潮,直把球場圍得密不通風。
 
    「耶~~是席學長!」
 
    「席學長在打籃球!」
 
    「席學長加油!加油!」
 
    一片加油聲滔滔不絕傳來,甚至有人搬來計分工具還有人當起免費裁判來。
 
    「那邊那個矮冬瓜加油呀!」有人大叫。
 
    席振豪『噗嗤』一聲,若不是平時撲克牌臉慣了現在肯定躺在地上笑得打滾。
 
    「我才不是什麼矮冬瓜!」楚凌轉頭怒吼,真是可惡,到底是誰這麼誠實,啊!呸呸呸,他才不矮,他會長高的。
 
    看見席振豪偷笑的表情,楚凌更是氣得牙癢癢,惱羞成怒下球運得越快,像頭小豹子似地往前衝,就在這麼一大堆人吶喊助威下,席振豪跟楚凌愈打愈興奮,兩人搶球也越搶越兇,半小時過去了,反觀席振豪一副從容模樣,楚凌已覺得快喘不過氣來。
 
    哼!可惡呀!看了計分板,自己落後了五分,席振豪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來嘛!
 
    沒想到學長這麼厲害。
 
    楚凌打算再搶下一個籃板球看能不能扳回個幾分,眼角一瞥眼尖地看到了宛若玉琳的人影也在場邊的觀眾堆裡,這就麼一分心,霎時,席振豪的身影已經壓了下來。
 
    「楚凌,你沒事吧!?」緊張又擔心的語氣,席振豪趕緊從楚凌身上爬起來檢視。
 
    「嗚……沒事,痛!」摀著後腦勺,楚凌頭暈目眩,嘴裡更是嚐到鐵銹般的味道。
 
    「真的沒事嗎?是不是撞到頭了?你流血了!」
 
    「學長,你贏了,我認輸。」
 
    「現在還說這個,你起得來嗎?」
 
    楚凌想站起來偏偏力不從心,他現在正處在昏眩狀態,耳朵嗡嗡的。
 
    還想努力一下身子突然變輕,自己居然被席振豪攔腰抱起。
 
    「我送你去保健室。」
 
    要抗議的話根本沒法說出口,席振豪洪亮的聲音催促著眾人讓開一條路來,天啊!真是丟臉死了!楚凌好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住,不然昏死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