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惹火07

 
 
    他不像別人煩惱沒有對象,因為他已經有了玉琳。
 
    他不像別人還在單戀,因為他跟玉琳兩情相悅。
 
    他不像別人總是意見不合常吵架,因為他跟玉琳合得不得了。
 
    那他到底在煩惱什麼?
 
    朋友問他,他不好意思地回說:「什麼時候上三壘比較恰當?」
 
    聽得朋友好想一巴掌拍死他。
 
    他跟玉琳已經有親吻過數次,而且在上個星期有重大突破,那是楚凌首次摸過女孩子柔軟豐滿的胸部。
 
    那種感覺真的很神奇,好軟,觸感很好,怪不得男生會好色了。
 
    只是那次時間很短,楚凌不敢太過造次,摸了一下很快就放開了,他其實很想再更進一步的。
 
    玉琳的唇很軟很香,每一次親吻就像品嚐甜甜的蜂蜜,只想令人更加探入,吻得更深,就算是窒息昏厥也無所謂。
 
    光是親吻已是如此美妙了,不知道若是做到最後一步那會是怎樣的感覺?
 
    楚凌萬分期待地想著。
 
 
 
    有時,楚凌會覺得自己這麼好色似乎不太好,可是他這麼喜歡玉琳,他好希望兩人能再更深一層地接觸。
 
    當然,他一定會尊重玉琳的意見,於是這個念頭目前成了他的小小願望,只要玉琳沒點頭同意之前他絕對不會強迫她的。
 
    所以,為了日後達成願望時能讓玉琳有個美好的回憶,他很努力地做著事前的準備工作。
 
    聽說女方第一次會很痛,因此楚凌上網找了很多關於性愛的知識,看得他臉紅心跳,忍著害羞甚至還偷偷買了保險套來研究。
 
    不過對於A片這種真槍實彈的鏡頭,楚凌還沒勇氣偷看,可能是有潔癖吧!他一點也不想把玉琳跟A片這種東西聯想在一起。
 
 
 
    這個星期五,楚凌要約玉琳周末出去玩,才知道玉琳請病假。
 
    他跑去問席振豪情況。
 
    席振豪回道:「玉琳沒事,只是小感冒,最近天氣變涼了,溫差比較大,玉琳本來氣管就比較弱,我想說讓她在家裡休息免得變嚴重。」
 
    「這樣呀,學長,方便我放學後過去探視嗎?」
 
    「當然方便。」席振豪笑了笑,「你別太擔心,家裡有吳嬤嬤照顧玉琳,玉琳的康復力很好的。」吳嬤嬤是席家一位資深的老管家,從小就在席家照顧,相當疼愛這兩個無依無靠的兄妹,席家兄妹也很尊敬吳嬤嬤直把她當成自己的母親般看待。
 
    「嗯,希望玉琳能早日康復。」
 
    放學後,席振豪與楚凌一同回到席家,果如席振豪所說,玉琳只是小感冒,只有點喉嚨痛的徵狀,休息了一天已經好多了。
 
    「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我就說我沒有怎樣,偏偏哥哥不放心一定要我留在家裡休息。」玉琳橫了一眼席振豪,口氣反而帶著撒嬌的意味。
 
    「健康比較重要,別怪你哥哥,學長也是因為擔心你,好好休息才會比較快好。」楚凌坐在一旁緩頰。
 
    席振豪無奈地笑笑,他的寶貝妹妹有了情郎就忘了哥哥的好了。
 
    「我沒怪哥啦!只是今天一整天都沒見到小凌,不管,你今天要留下來陪我,我們晚上一起來唱歌吧!家裡的卡拉O.K.設備都沒在用。」
 
    「不行。」一直沒插嘴的席振豪下了道禁令,比了比喉嚨。
 
    「對呀!玉琳你不是喉嚨痛嗎?」楚凌附和道:「我會留下來陪你,不過我們不要唱歌,好不好?」
 
    「好吧!那看電影好了,你今晚住下來,反正明天周末放假,我們可以晚點睡。」
 
    楚凌看了看席振豪,心想學長應該不太可能會同意。
 
    「玉琳,你別任性,楚凌也許有自己的事情。」
 
    「學長,我沒別的事,只是怕留太晚會對你們造成麻煩。」大概生病的人都怕寂寞,想要有人陪,所以看著玉琳滿臉渴念,楚凌今晚不想讓玉琳失望。
 
    「好吧!等一下我去整理客房。」
 
    晚上八點過後,原本在席家工作的司機趙先生,廚房煮飯的李大媽,還有負責打掃環境清潔的楊阿姨都下班回家了,就連吳嬤嬤家裡有孫子要照顧也回去了,基本上晚上席家只有席振豪跟玉琳兩人,所以整理客房這一事就要親力親為。
 
    楚凌趕緊婉拒道:「不用麻煩學長了,我等玉琳睡下我就離開。」
 
    「沒關係,整理一下子鋪個床單而已,馬上就好。」
 
    「學長,還是我自己來好了。」
 
    三人用過李大媽備好的晚餐,席振豪就關在書房裡忙自己的事,楚凌則與玉琳一起看電影。
 
    儘管企盼能與玉琳兩人單獨相處,但,一想到玉琳感冒生病中,加上學長也在,楚凌就打消任何不良心思。
 
    電影很長,看完已經半夜了,玉琳也打起瞌睡,楚凌幫玉琳揖好被子退出房間便找著今晚要睡的客房。
 
    楚凌暗嘆可惜,本來就想約玉琳出去玩,製造浪漫氣氛,最後可以達到進一步交流,看來這個目標又要延後了。
 
    進了客房,楚凌突然想到自己只有身上這套衣服,洗完澡就沒得換了,看來得去向學長借一下。
 
    叩叩兩聲敲開書房的門,席振豪也正好忙完要出來,兩人在門口對視不由得尷尬一笑。
 
    「怎麼了?還需要什麼嗎?」
 
    「可以向學長借一套輕便點的衣服嗎?我想洗完澡後穿著睡。」
 
    「等我一下,我拿給你,你先去洗澡吧!」
 
    楚凌道謝後便至浴室裡沐浴。
 
    「楚凌,衣服我放在外面。」
 
    「好的,謝謝學長。」
 
    楚凌很睏,所以草草洗好就裸著身子出來,結果房間裡席振豪還在鋪床單的姿勢就停格了。
 
    「咳咳,衣服在你左手邊的化妝台上,可能有點大,你穿穿看可不可以。」僵了幾秒,席振豪低頭繼續把碩大的床單努力套上。
 
    相對席振豪的沈穩,他也不好意思先請席振豪出去再穿,楚凌只好僵硬地走過去,然後趕緊拿起衣服胡亂地套上。
 
    反正大家都是男的,害什麼羞,楚凌安慰自己,只不過臉還是微微紅了起來。
 
    「謝謝學長。」
 
    「別再謝我了,你今天已經謝我好多次了,叫我振豪吧!學長學長聽起來挺疏遠的。」
 
    「喔,好,振、振豪。」楚凌本來就想睡的腦袋加上受到驚嚇,頭已經完全昏了,不自覺地叫出席振豪的名字,還差點咬到舌頭。
 
    「嗯,果然順耳多了。」席振豪滿意地微笑。
 
    看見席振豪充滿魅力的表情,楚凌覺得自己的臉跟頭都好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