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惹火06

 
 
    「楚學弟,你、還好吧?」
 
    很冷硬的語調,楚凌可以肯定這個人很少在關心別人,竟然可以把一句溫暖而普通的問候語說得像檢察官跟法官那種冰冷無情的裁判宣示。
 
    這宛似男低音的聲音好熟呀!
 
   「席、席學長!」楚凌的腦袋分析完畢驚得跳了起來,剛剛蓋在眼睛上的毛巾順勢掉了下來。
 
    「我看你在這邊躺了很久,想說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吶,給你。」席振豪彎腰撿起毛巾遞出。
 
    哇!真是受寵若驚,天要塌了不成?楚凌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確定只有流汗沒有發燒,嘴巴張了張像可以塞進一顆饅頭,楚凌當機了幾秒才做出反應。
 
    這根本就是另一個人嘛~席振豪會關心人,關心玉琳他可以理解,可是居然來關心他,茫茫學生海裡像隻小螞蟻的楚凌,他不會在做夢吧?於是楚凌頗笨拙地喃喃地問道:「你真的是席學長?」不是被外星人寄生的?
 
    席振豪輕輕笑了一聲,沒有之前的輕視與敵意,往昔的冰冷彷彿都是錯覺,完完全全變成另一個人了。
 
    「怎會如此問?看樣子我過去給你的印象很差囉?」
 
    「不、不是啦……」楚凌想澄清,卻說不出反駁的理由,因為是事實,不是楚凌愛記恨,席振豪之前真的給他很冷酷的感覺,還不知為何故意撞倒他。
 
    「你是我妹的男朋友,我們也算認識,相遇時總該像個朋友問候一下吧!」席振豪再往前遞了遞手中的物品。
 
    楚凌趕緊接過毛巾,謝道:「謝謝學長。」
 
    「不會。」瀟灑地轉頭離去,楚凌捏著手中的毛巾無語,方才用來冷敷降溫的毛巾已變得溫熱,不知是自己的體溫還是席振豪手上的溫度所造成。
 
   
    幾日後,楚凌發現自己與席振豪在學校偶遇的次數愈來愈多,可能是因為有在注意的關係。
 
    漸漸地,兩人也變得比較熟稔,從一開始的尷尬生疏到現在的交談自如。
 
    「嗨,席學長。」楚凌笑嘻嘻地打招呼,迎面而來的是席振豪以及二位不認識的學長。
 
    「喔,楚凌,又要去找玉琳啦?」
 
    「對呀,等下約了玉琳去視聽教室看電影,學長要一起來嗎?」
 
    「不了,我跟朋友有點事要討論,你們好好欣賞吧!」頓了頓,席振豪叮嚀道:「別太晚別回家。」
 
    「會的,我會安全地把玉琳送回家的,請學長放心。」楚凌微笑,越來越覺得席振豪的潛在一面就像位愛操心的婆婆媽媽一樣,明明外表是個高大的男子漢,內心卻如此纖細,如此的反差不由得令人莞爾。
 
   
    當電影看完,玉琳跟楚凌都還沉浸在電影所營造的氣氛裡,兩人甚至被故事中的人物們感動到落淚。
 
    這是一部描寫患了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主角如何在不斷消失的記憶下做的搶救與掙扎,原本幸福的日子發生了徹底的顛覆,主角從一開始的憤恨到最後安然地接受這一切,而主角的妻子相當地堅強,無怨地支持著丈夫,兩人的互動令人動容,配合著優美的音樂,十分感人。
 
    待視聽教室裡的人走畢,兩人才緩緩起身離去。
 
    「也許現在說早了點,不過我真的很希望到我們老的時候都不要忘記彼此。」楚凌望著玉琳正經地說道。
 
    「放心,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的。」玉琳笑了笑,眼角還殘留著方才掉淚的痕跡,「電影已經播完了,別這麼嚴肅。」
 
    楚凌點點頭,接著便送玉琳回家。
 
    大概是電影給他的震撼太大,整個晚上都輕鬆不起來,出了席家大門突然遇上剛好回來的席振豪。
 
    「學弟,要回去了?」
 
    「是呀!我回去了,席學長明天見。」
 
    「等等,你要怎麼回去?」
 
    「對厚,我忘了打電話請陳大哥過來了,我現在打。」都怪看電影太入迷了,腦袋裡都還是劇情在流轉,結果今晚也很少跟玉琳聊天。
 
    「不用打了,我直接送你回去吧!」
 
    「這怎麼好意思……
 
    「不會,等我一下。」
 
    還要說點婉拒的話,席振豪卻早已跑去開車。
 
 
    「學長,你居然會開車!」楚凌嘖嘖稱奇。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有駕照當然就會開車呀!」席振豪不以為然地說道。
 
    楚凌回了句「喔」後車子裡便陷入了沈默。
 
    「今天你怎麼這麼安靜?該不會是電影太難看吧?」席振豪疑惑地問道,平常楚凌是很健談的。
 
    「不,正好相反,電影很好看,就是因為太好看了結果現在腦子裡都還是電影的片段。」
 
    「我很少有這種經驗,真遺憾不能體會你的感受。」
 
    「那是學長太理性了。」
 
    「說說劇情給我聽聽吧!」
 
    楚凌簡短地介紹了故事內容,最後說了說自己的心情。
 
    「遺忘真是件可怕的事情,我想最可怕的就是連自己愛的人也忘了。」
 
    「是嗎?我倒覺得遺忘是件好事,痛苦的、不好的、不重要的記憶都可以忘了,這樣搞不好會有個新的人生,或許是另一種好事。」
 
    「唔,學長的想法還真另類。」
 
    楚凌嘟起嘴來認真地思考著席振豪的說詞,最後問了道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學長,你知道我以後想當什麼嗎?」
 
    「不知道。」席振豪搖頭。
 
    「我想開一家徵信社,網羅一些找人的高手,因為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媽就離開我了,我很想把她找出來,然後告訴她我過得很好,也希望她過得很好,可惜我現在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所以我覺得遺忘真的很可怕,似乎只要時間一久,就算再重要的人也會模糊不清。」
 
    「別這麼想,至少你母親還活著,她一定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這麼多。」
 
    「學長的母親……啊,對不起!」忽地想起學長的家庭背景,楚凌暗道自己蠢,期望他沒讓學長覺得不快。
 
    「不用道歉啦!正如你所說,我是個理性的人,都過去了這麼久,至今回想起來也沒什麼難過的感受,頂多就是有點懷念而已。」
 
    「嗯。」楚凌不敢再多嘴,選擇安靜好了。
 
    約再過了五分鐘,楚家到了。
 
    「學長,謝謝你載我回來。」
 
    「放心,好好睡上一覺,以後你一定會找到你想找的人。」
 
    「謝謝學長,回程路上請小心。」露出一個微笑,楚凌沒想到席振豪對他如此貼心,不僅送他回家還講了安慰他的話來。
 
    「你……」席振豪欲言又止。
 
    「怎麼了?」
 
    「如果以後我對你做了些事情,那你會選擇忘記嗎?」
 
    「學長在說什麼?什麼事?」楚凌疑惑地皺眉,席學長是不是又開始怪了起來?
 
    「沒……」笑了笑,席振豪再問道:「那你以後會忘了我嗎?」
 
    「不會的,我一定不會忘記學長,當然,我也不會忘記玉琳。」
 
    「好,你快進去吧!」
 
    席振豪搖上車窗,不知不覺地笑了起來,那邪魅的笑意帶了點冰冷與譏諷。
 
    席振豪對著楚凌離去的背影喃喃道:「其實忘了最好,只恐怕有些事情是想忘也忘不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