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情惑07

  忙碌的高峰期過後來買飲料的客人漸漸少了,方子訢正在整理明天的訂單。

  一個高大的男子身影靠近吧檯,方子訢趕緊放下手中的工作迎上前去。

  「歡迎光臨,請問要點什麼?」方子訢微笑,職業習慣讓他正視眼前的客人,這麼一瞧,方子訢身體有點僵硬,他覺得眼前的客人好眼熟,好像……好像那晚……

  方子訢止住自己亂想,因為他知道那股恐懼與不甘會漸漸纏繞上心頭,很不好的回憶,很差的感覺,他不想再經歷。

  安慰自己不可能是那人,同時耐心等候客人開口,方子訢覺得有點要窒息,挺難受的,難道是昨晚踢被子著涼了?

  「一杯綠茶。」男子開口,低沉的男中音喚起方子訢的一切記憶。

  是他!?

    不不!不會的!方子訢!不要慌!

  那天那麼暗,也許對方也不記得自己的模樣,不要慌!

    沒事的……

  「冰塊甜度都正常嗎?」方子訢的嘴角很僵,他察覺自己的手指微微發抖,就連語音也在顫抖。

  可能是錯覺,方子訢彷彿聽到男子笑了一聲,是那種諷刺的笑聲,「嗯。」

  「這樣收您20……

  方子訢接過對方給的千元大鈔,微擦而過的手指恍如是炙熱的炭,方子訢差點不禮貌地揮開客人的手,但,他忍耐下來,忽略那令人燙傷的熱度。

  「找你980元,請稍等一下。」方子訢轉過身去準備飲料,身後卻有股迫人的視線,自己像被蛇盯上的獵物,方子訢感到厭惡。

  應該沒被認出來吧!

  方子訢將飲料裝袋送上,對方卻刻意地撫上他的手,方子訢嚇了一大跳,驚愕地望著對方。

  「方子訢,我在對面的咖啡館等你。」男子壓低上身在方子訢的耳邊輕聲說著,只這麼幾秒又挺起身來,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然後拿起飲料笑得非常挑釁。

  方子訢從一開始的發楞到清醒後的慌張表情完全落入男子的視線裡,他倏地覺得自己好窩囊,好無用。

  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這人到底是誰!?

 

  高飛昀相當自信,他知道方子訢一定會來赴約,這是種從不會失誤的直覺,高飛昀曾靠直覺贏了很多場投資同時也避過很多次的危險。

  而現在直覺又準確無誤地猜對,方子訢現在就坐在他的對面,瞪著他。

  也許隱隱之中,高飛昀有點了解方子訢的個性,對方是個追根究柢的頑固小孩。

  方子訢覺得自己像坐在談判桌前,手中握緊的東西令他感到噁心,他巴不得快把東西還給對方,於是,他克制自己的怒氣把東西放到桌上推到對面。

  高飛昀揚了揚眉,有點小小的驚訝在眼中跳過,而後笑笑地說道:「怎麼?不需要?這是給你的補償,你應該收下。」

  「如果收下,那就是侮辱我自己!」方子訢終於忍不住地發怒,口氣帶著怒意。

  「方子訢,別張牙舞爪,我來不是來傷害你的,我承認上次我真的太衝動太粗魯,我希望能與你和平相處。」

  「我不想與你和平相處,你是誰我根本就不認識你,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牽扯,如果你不想坐牢,請你儘快從我眼前消失,不要再來煩我。」

  高飛昀微微瞇起了眼,想不到小獸的個性有點火爆吶,還懂得威脅他哩,真是好樣的。

  「也許我們一開始的方式不太對,不過現在我會修正。」

  「……」方子訢擰著眉聽,他不懂對方到底想做什麼?

  「因為你讓我相當中意,所以──」

  中意?是那晚的表現嗎?方子訢在心裡對高飛昀罵了句噁心的變態。

  「我要追求你,方子訢。」

  要是方子訢有喝水的話,現在一定噴得滿地都是,他是不是耳朵壞了,不然怎會聽到一輩子都不可能聽到的話語,眼前這人難道是外星人?

  「方子訢,你聽著,我會是一個滿分的情人,會給你絕頂的快樂與享受,絕對讓你百分之百滿意。」高飛昀忽視方子訢因驚愕而張大的嘴,仍然繼續說著,「還有,請放心,交往期間我會是一位專一的情人。」

  「……我是男的...」方子訢提出反駁。

  「我知道,我之前有過幾位BF,感覺都不錯。」

    ……我不是gay……

    「我沒說你是。」

  「你頭殼壞了,我……」我還未成年,不過現在年紀不算什麼,一堆時下青少女少年不是忙著援交嗎?呀!方子訢,你到底在胡想些什麼!

  「我的頭殼沒壞」高飛昀頓了一下,他覺得說夠了,小獸的腦袋已經混亂了,該適可而止,「你考慮一下,我等你答覆。」高飛昀逕自拿了帳單結帳後離開,留下讓事情驚駭到發怔的方子訢。

  方子訢盯著桌面看,那上面有一張名片,三個字『高飛昀』大大地映入眼簾,藏在桌下交握的雙手依舊在發抖,面對一個曾強暴過自己的噁心傢伙怎麼可能不害怕,而且這人還對自己的情形瞭若指掌,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知道自己的名字,還知道自己工作的地方……

  他肯定找人調查過自己吧!

  看著高飛昀的頭銜與那間耳熟能詳的公司名稱,方子訢有點想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自己不過是有錢人突發其想空閒時的玩具!

  方子訢很明白,高飛昀只是想玩個遊戲而已,就像那晚一樣,興之所至,也不管方子訢的意願便強要了他。

  有點想哭,覺得自己無助、煩惱、不知所措。

  自己怎麼可能會答應,可如果不答應呢?

  方子訢不敢預設,要是高飛昀暴怒的話,那麼自己的世界是否會被對方攪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