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相關,小心慎入,歡迎光臨^0^
  • 331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情惑03

    好奇怪?這是怎麼了?難道自己的臉真的很慘?方子訢疑惑,手中的冰塊像是要擋住別人的眼光般遮住自己的視線,驀然想起這行為還真如掩耳盜鈴,方子訢不由得想笑,結果牽動臉頰上的傷處,唉,該去保健室換冰塊了,方子訢如是想。

    下課後,眾人的竊竊私語在身後響個不停,方子訢挪動步伐至保健室要新的冰塊,其實臉上的傷還好,哭腫的眼睛也不算什麼,真正令自己難以忍受的是那個私密的部位,只要每走一步就疼一下,偏偏他還得裝出無礙的模樣,相當痛苦。

    也許是今天真的太怪異了,就連保健室江阿姨也好奇起來。

    「奇怪,子訢呀,你到底又做了什麼?上次那件事情不是過了嗎?大家應該不敢再欺負你了,可今天又是怎麼回事?我聽到好幾個人不知在說些什麼?難道又是那孩子?」江阿姨關心地問道,她曉得學校就是一個小型社會的縮影,她只能站在旁觀的角度用她自己的方式來關懷每一位學生。

    「我也不清楚,不過應該沒什麼事啦,江姨你放心。」方子訢給了對方一個安慰的微笑,雖然可以裝得雲淡風輕,但,對於這一連串的事方子訢也有點忐忑不安。

    學校就是這樣,學生的模仿能力非常好,社會上強欺弱的事在學校當然也會發生,或者說不管在哪裡,只要有人類存在這樣的事就是必然。

  方子訢回想自己在學校裡的情況只能嘆一口氣,他並非不想與大家好好相處,只是不知為何大部分的同學就是對他抱持敵意狀態,其他的同學則是保持中立,所以方子訢截至目前還找不到要好的朋友。

  他也想改變現況,但他發現徒勞無功,今天與他聊過話的朋友,明天見面反倒更加不理不采,長期下來,方子訢再遲頓也歸結出一個結論──他被班上孤立了。

  真的很好笑,明明大家都不是小學生,年齡成長行為卻沒跟著成長。

  於是,方子訢只能儘量不把自己弄得太顯眼,功課也變得不再那麼突出,只要沒事,那麼也就不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別人需要他做什麼他就去做,不再主動,就像個隱形人一樣。

  

  放學鐘聲響完,方子訢早收拾好書包,他得趕去醫院陪母親吃晚餐,然後再去打工。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彷彿從昨晚開始衰神就附體似的,方子訢覺得這兩句話正好映證了現在的情形。

  「你們有什麼事嗎?」方子訢問,他認得出這三個就是班上最常刁難自己的人,而帶頭的那一位方子訢記得相當清楚,就是上次欺負他時反倒被方子訢打到住院的那位,肯定是舊恨難消又來找碴的。

  方子訢以目前的身體狀況來看,暗道了一聲不妙,如果等下真要動手看樣子只有挨打的份了。

  果然,對方開始說了:「方子訢,真看不出來你會做那樣的事?」

  什麼事?方子訢皺眉,本就不想與他們周旋,方子訢更不可能順著他們的話回道。

  三人見方子訢愛理不理的模樣有點生氣了,他們本來就是來嘲笑方子訢的,馬上又說道:「隔壁班有人昨晚看到你跟男人進賓館,方子訢,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唷!」

  方子訢刷白了臉,身體上的疼痛此時再也壓抑不住開始叫囂。

  「他還拿手機拍的照片給我們確認咧,沒想到真的是你。」

  「方子訢你真的是gay呀?」

  「哎呦,想到有個gay就在班上感覺真是噁心!」

  「對呀!好變態喔!」

  「……」方子訢搖搖欲墜,他猛地大喊:「不要再說了!」方子訢知道為何今天大家都用那麼奇怪的眼光看著自己,原來是這樣。

  「如果學校知道這件事不知道會怎麼樣?會是記過還是退學呢?」三人不理會方子訢的抗議仍然自顧自地說話。

  「你們到底想怎麼?」方子訢咬牙道,他不能被記過也不能被退學,更不能讓母親知道。

  三人露出得逞後的笑容,看在方子訢眼裡只覺得無比卑鄙,這些人只會玩這樣子的把戲而已,方子訢安慰自己,一切都不足為懼。

  「很簡單,我們要你去……

  方子訢聽完只是握緊了拳頭,說了聲我知道了,然後不甘心地走出校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